第一城邂逅台湾美女 - 优优色影院



不知道大家是否常有这样的体验: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或是一段若隐若显
的记忆,总是难以忘怀,而且每每不经意地拾起,便有恍如昨日之感,彷佛它们
从未远离一样,下面我要讲述地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它会永驻于我的记忆之中,
直到永久。

  周五临时接到任务,要去香河第一城拍摄一个国际性的大会,周六晚上就要
入住。老婆不在身边已经很久,刚好又是去香河这样一个地方,于是下半身又开
始骚动起来,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去香河的车。过来接我们的是个小兄弟,似乎是
个同道中人,但是因为第一次见面也不能直说,一路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有一
沓没一沓的聊着闲话,直到进入第一城里面,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这样大型的
会议,娱乐休闲场所,会不会有小姐啊?我怕晚上的骚扰电话打扰休息(有点此
地无银的感觉),对方赶紧说,我们这里因为经常要接待外宾和政府政要,所以
绝对不可能有,你就放心吧。一时间无语,失望啊。

  先看了会场,确实气派,又看了看第一城里面的建筑,简直就是一个皇家园
林,相信坛子里有很多去一城开过会的人,我就不赘述了。组委会给我们安排的
是每人一个单独的大包间,一张大大的双人床,那种让人浮想联翩的双人床,可
是遗憾啊,竟然什么娱乐项目都没有。

  会议十分无聊,一天的工作量也十分繁重,我以为日子就这样无聊的在这里
打发掉三天了,然而,奇迹却在第二天发生,一个致命的诱惑,一个浪漫的邂逅。

  第二天下午,我一如既往的坐在最后一排,坐在架好的摄像机旁等待枯燥的
会议结束,这时,身边坐下了一个女人,我转头看了她一眼,短发,正装,个子
挺高,二十多岁。在来参会的人员中算是年轻貌美的,有点象一个明星,可是像
谁又想不起来,她也看了看我,赶紧问,这边有人坐吗?我示意没有,随便坐。
由于摄像机是录的环境声,所以我不敢大声说话。身边的女人坐下来后拿了一个
DV和三脚架出来,但是怎么也装不上,只好求救于我。我拿过来对了一下,发
现少一个部件,这时她才想起来,赶紧从包里拿出,我给她装好后,她向我表示
了感谢,此时的我很想跟她再多说两句,无奈还是因为录音的关系,只能微笑,
不敢多说。憋得我这叫一个火啊。

  好不容易得到茶歇的间隙,刚想和她聊聊,不巧又被其他的与会者过来搭讪,
看来我是注定要在这三天里憋闷死了啊。继续埋头读书。

  当晚是大会搞的欢迎晚会,我直奔离自助餐最近的餐桌,玩不好还不得吃好,
坐下没多久,下午的那个高个女人(有一米七三吧)和她的同事一块步入会场,
看到我在角落里,便拉着她的同事往我这走,可是她的同事为了看表演,希望能
往前坐点,不太愿意,两人低头交涉了一会,又打趣了一阵子,这才向我走来,
我心中一阵忐忑,莫非这姑娘看上我了?

  坐下来后,她先是向我道了谢,说下午帮了大忙,我说没事,听她们的口音
不像是大陆的,她告诉我她们是台湾来的,这时听着她的声音,我猛的闪了一下,
我说你长得好象梁咏琪啊,说话得声音,语气也象。她笑得很开心,说不会吧,
又问你拍过梁咏琪啊?我便顺口说,对,拍过,一想,这样多不好,不应该骗人,
赶紧补充几句,以前大S,周慧敏什么得也拍过,这句是真的,说谎的原则是得
有八分真才行。在交流中我得知,她是在台北的一家私人企业做基因工程的,这
次是第一次来北京,我也告诉她我很喜欢台湾的综艺节目,尤其喜欢宪哥,台湾
的综艺节目很开放啊(言下之意是台湾的女孩应该也很开放吧),如此等等,还
提到了台湾的游戏:真心话和大冒险。聊得正欢时,组委会的人过来,说希望可
以把欢迎晚会也全程录下来,我在心里和他家直系女亲属发生了N多次的肉体接
触。身边的女人似乎也很失望。(后来我知道,她的名字叫做L)

  录到一半时,我又坐回自己的位置,L还没有走,似乎还在等我,说了一会
话之后,她给了我一张她的名片,说想要和我交换,我由于工作的原因,单位没
有配发名片,只好给她留了电话和信箱,她说以后来北京再找我玩,我说没问题。
又聊了一会得知她是第二天下午的飞机走,于是我正想更深一步时,那个欠操的
组委会的人又来到了我的身旁,把我叫走。等晚会结束后再回到桌前,L已经不
见了。

  郁闷的我回到了宾馆,无精打采的洗了个澡,想着如何打发今晚的无尽长夜
时,手机响了,一看,是河北的号码,心中大奇,接听了以后是L的声音,用的
是宾馆的电话。问我还记不记得,我说这么好听的声音怎么能忘了嘛,问她在干
嘛,她说和同事在房间待着没什么意思,想出来走走,看看风景,问我去不去,
这不是摆明了诱惑我吗,迅速穿上衣服,赶到她身边。

  这一晚,第一城的风景格外的迷人,第一天和同事一起走时就完全没有如此
的美丽,月亮似乎也格外的明朗。L主动的和我聊起了她的感情,来北京前刚刚
结束一段长达四年的感情,心中十分郁闷,因此来北京也是借机放松一下,我看
着月光下的她,格外的娇艳动人,原本的歹心也变得安静了,静静的听她倾诉,
偶尔插上一两句排解一下她的心情,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十二点多。她看了看表,
说该回去了,我也不知怎么的,顺嘴说了一句要不去我那吧,她迟疑了一下,说
你和你同事住一起,不方便吧,我说没问题,我们安排的是单人间。于是她默默
的点了一下头。我便陪着她回到了我的房间。

  进屋后,她感慨了一下,说住的比她们好多了,我说我们来得晚,所以有贵
宾不来的,可能房子就空给我们了,两人尴尬了一会,我说要不先洗澡吧,她进
了卫生间后放了好一阵子水,我正在毛手毛脚不知道改在房间里干什么时听见了
她的呼唤,让我进去。我的心跳一下又加快好多。虽说也久经沙场,可是这种情
况遇见的也不多啊,更何况还是台湾同胞!手足无措的走进去,里面热气腾腾,
她对我说沐浴液和肥皂忘拿了,让我递给她,我拉开帘子,一下子呆住了,好完
美的一副胴体,乳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只手应该是勉强能够把握,腰身很
细,下面很茂盛,腿很长,也很有力,在腿的尽头,是一双玉足,L的皮肤并不
白,甚至略微有些点黑,但是黑的很降,很迷人,体态并不丰腴,有些骨感。
她被我的色眼看得害羞了,脸腾得一下就红了,我也觉得有点失态,赶忙放下东
西就准备出去。她又叫住了我,说都进来了一块洗吧。我大喜,脱下衣服放在外
面,她也惊讶的叫了出来:你好茂盛啊,我知道她指的是我的体毛,我交过的女
朋友都很喜欢抚摸我的胸毛,以及肚子上的,所以对此我很骄傲。这些年由于应
酬太多,破肚也出来了,好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在锻炼,所以身材有所恢复,
不至于在L的面前太难堪。

  我贴着浴盆坐在了她的对面,此时的她似乎若有所思,我便轻轻的抚摸着她
的小腿,来回的抚摸着,过了一会,她回过神来,冲我笑笑,说你交过的女朋友
多吗?我直言交过不少,她又笑笑,那你经验很丰富啦?我说不敢说,仍需努力。
她又傻傻的笑了,说这是不是就是北京人讲的贫啊?这个蝎灵,我拍了她一下。

  她从她那一面翻了过来,躺到了我的怀里,把我的腿当扶手,让我抱着她,
于是我听话的将两手包圆,无意的碰到了她的MM,很舒服。躺了一会以后,L
转脖子亲了我一下,说你帮我抹沐浴露吧,于是我扶她起身,慢慢的,小心翼翼
的擦拭她的身体,耳朵,脖子,乳房,小腹,胯,大腿,小腿,脚踝,直至脚尖,
用水冲好后,她又抱住了我,吻我,我也很用情的吻她,手也没有闲着,先是她
的后背,接着是胸,在我探向她的下面时,能够感觉到她在颤抖。于是我抬起她
的一条腿放在浴盆边上,扶着她靠在墙上,我便蹲了下去,用舌头舔着她的下面,
一方面是因为她很干净,另外也是因为刚刚洗过,下面没有味道,还有一阵阵沐
浴液的芳香,不一会她就湿的不行了,我又用手小心的伸了进去,加上舌头一起
运动,她也开始呻吟起来,随着她的呻吟我的速度开始加快,她紧紧的抓着我的
肩膀,指甲都掐了进去,屁股也开始扭动,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突然一声大叫,
然后立着的那条腿一阵抖动,高潮了,我停下了动作,她在我身上趴了一会,开
始亲我的背,正当我要再次把手插进她下面时她阻止了我,说我来吧。然后顺着
我的脖子往下亲,我便站起来,下面由于刺激已经硬了起来,她一路亲下来,用
她的手握住了我的小弟弟,套弄了一会,然后便用嘴含转始吸,接着又吐出来
从根部往上舔,如此反复,看的出她很认真,但是技术一般,有几下还用牙齿碰
到了我,有点疼。我弯下腰,双手抓住她的乳房开始揉,越揉动作越大,她又开
始“嗯,嗯”的呻吟起来,过了一会,抬头看我,说去床上吧,我点点头。

  她转过身准备穿拖鞋,上翘的屁股让我经受不住诱惑,我从后面抱住她,让
她扶着化状台说我们就在这吧,她很听话,两手撑着化妆台,屁股对着了我,我
说我包里有避孕套,要不要用(来第一城时就备着了,终于派上用场了),她告
诉我不用,是安全期。于是我摸准了情况,举枪便刺,一杆到底。里面不是很紧,
但是水很多,很温暖,很舒服。我有节奏的九浅一深,她也伴随着我的动作叫着,
做了一会我抬头看看镜子里的我们,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又扶着她的屁股,
一起做到坐便器上,可能有点不舒服,她起身,面对着我坐在我的小弟弟上,我
们又开始剧烈的动作,她也把头往后仰,剧烈的叫着床,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由
于来的第一天晚上实在是憋了很久,所以已经自己解决过一炮,因此这一晚还比
较在状态,做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射,但是根据我的经验,L已经射了有两三次了,
估计也累了,她不重,我很轻易的抱着她起身,将她放到化妆台上,这化妆台设
计得,真是没话说,高度正正好,我把她的屁股往前放了放,这样我直线往上冲
正好是她的G点位置,这时的她已经是大汗淋漓,我也满头大汗,我问她满足了
没有,如果差不多我就准备冲刺了,她吸了一口气,说来吧。于是,我开足马力,
一下接一下的顶着她的阴道壁的上延,她也开始了最疯狂的叫喊,揪着我的后背,
幸好老婆不在北京,要不这后背上的印记还不什么都交待了。闲话不表,最后的
决战中,她先挂了白旗,一股阴精喷薄而出,我的龟头一热,士兵们全都杀了过
去,大陆和台湾终于团聚了。我准备抽出来时,她大叫不要动,我只好继续站立
着,过了一会,我的小弟弟软了,慢慢的滑了出来,这时她才抬起头,说要是刚
才就拔出来,下面会空得慌,还是这样比较充实。她在厕所上坐了一会,让我的
子民们又流了出来,才起身擦了擦,我们又一起洗了洗身子,回到了床上。

 〈了看表,都两点多了,L说你好厉害,在台湾还没有这样高潮过,我说哪
里,我这个水平在大陆还只是普通(坛子里的大大们都是牛逼人物啊)。我问她
尽兴了没有,她说估计这一夜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说道这,我们俩又沉默了,是
啊,也许我们俩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想到这有点沮丧,她也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不能这么伤感下去,又抱着她开
始吻起来。吻了一会,她问我你还能吗?我说不知道,得靠你了。她低下头,又
含起我的小弟弟,我示意她转过来,我们俩69式,经过一阵子努力,我的小弟
弟又昂起头来,她的下面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我正打算让她躺下,她却决定采用
女上位,坐在了我的身上,她的动作很疯狂,叫声也很疯狂,看来是真的做好了
再不相见的准备了,我也变得兽性起来,使用了我能想象到的各种体位和她大战,
直到我们俩都奄奄一息的躺了下来为止。

  我们粗粗的喘着气,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时间,快四点了,我说,我们
睡会吧,明天,不今天大会还要继续呢,她温顺的躺在了我的怀里,我呼呼的睡
去。

  早上是同事的敲门声把我叫醒的,昏沉沉的,惊醒后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卫
生间也没有,我开门后先把同事打发走,告诉他我一会去找他,回到床上整理了
一下思绪,看来,L是在夜里我睡着后走了的,也许是怕早上两人醒来后会无颜
以对,二是赶回她的房间可以迷惑她的同事。想通了以后,我便赶紧冲了个澡赶
往会场。

  大会开始后,身边的两个作为仍然是空的,我焦急的等待着,一会,L的同
事来了,跟我笑了笑,点了个头坐到了其他地方,大概是心虚的原因,我总觉得
她的笑里很有深意。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不安中渡过,L没有出现,下午,还
是没有。直到送别晚宴,L仍然没有出现,她的同事却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餐厅,
于是我鼓足勇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过去拿菜,仿佛偶遇一样和她打了个招呼,
问道怎么没见到L?她告诉我,L上午就到北京机场赶飞机转道回台北了。我无
语,回到餐桌旁,一句话也不想说,怅然若失。L,竟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留下。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然而并没有令人绝望。或许有人在看完这个故事后会
感到不太满意,会认为故事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香艳,那么,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但她,却如此的打动我,吸引我,我想,我与她唯一保持联系的方法,便是回忆
2007年5月28日的这一夜的嘲,如同电影的回放,甚至比这还要清晰。

好作品,只可惜太短了,能有长篇的那才叫好啊这个作品的名字让我认为是台湾文风,但是看了内容有点太短了。虽然有点短,但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写的不错,只是结局不好啊!大陆与台湾结合,这句话真的不错啊!两岸一家亲,好好沟通沟通就更能加深彼此的感情了。写得好真实呀
我也曾经和一个台湾女人做过爱,她是业务关系上认识的。
也就只有一晚的时间,做了三次
印象深刻呀楼主排版不正规,看起眼花,不过文中那句大陆河台湾的结合真好。令人羡慕的艳遇啊,现实中我怎末就遇不上呢,哎郁闷故事有些伤感,不过总算干过了,也没多少遗憾了。